欢迎来到爱购彩

保罗·麦卡特尼:这一只“甲壳虫”80岁了

正文:

参考消息网6月25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6月17日刊登题为《保罗·麦卡特尼迎来80岁生日:从被教堂合唱团拒之门外的小男孩到歌声传向太空的天才》的文章,作者是马蒂亚斯·包索。全文摘编如下:

80年前的6月18日,一个婴儿降生在利物浦那个年代一个典型的工人家庭里。没有人能想到,那是一个日后将名扬世界的天才。

和已故的史蒂夫·乔布斯,或许还有比尔·盖茨一样,保罗·麦卡特尼也是对人们的生活产生最多积极影响的名人之一。过去60年流行文化中发生的任何大事几乎都与甲壳虫乐队和他们的歌曲有关。

麦卡特尼将满80岁了。人们都在或多或少地为他庆祝。他创作并演唱了构成几代人生活“配乐”的许多歌曲。没有人会认为甲壳虫乐队的作品仅仅是些愚蠢的情歌。

一举成名

麦卡特尼的父亲是一位爵士音乐家,母亲是助产士。他从小就被音乐所吸引,学会了弹钢琴。父亲建议他参加正规音乐课程,但他更喜欢靠自己的耳朵。利物浦大教堂的合唱团拒绝了他,因为有人认为他的歌声不够好,达不到加入合唱团的条件。母亲在他14岁时去世。父亲送给了他一支小号,但这个男孩把它换成了一把原声吉他。他无法用右手控制吉他,一度认为自己不可能弹奏这种乐器,直到有一天,一张美国乡村音乐家斯利姆·惠特曼的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左撇子也能弹吉他。从那一刻起,他将琴弦的方向调转并开始逐渐控制这种乐器。他在他的房间里练习弹奏了摇滚乐先驱查克·贝里的歌曲。

15岁时,麦卡特尼去见了玩摇滚的“采矿工”乐队。在那里,他遇到了约翰·列侬。不久后,他们邀请他加入了“采矿工”,他成了该乐队的节奏吉他手。他与列侬成了非常亲密的朋友。不久之后,麦卡特尼为乐队引入了一位更年轻的吉他手。他的名字是乔治·哈里森。乐队的贝斯手由艺术学生斯图尔特·萨克利夫担任。一开始,他们在所在城市的一些地方表演,直到他们获得了前往汉堡演出的合同。那时他们已经有五个人,因为他们又引入了鼓手皮特·贝斯特。在汉堡的那段日子为他们提供了非常理想的日常练习机会。他们每晚都要练上几个小时。他们利用表演之余的时间增进相互了解,培养默契。正是在那段时间,该乐队更名为甲壳虫乐队。

其余的就是历史记录了。萨克利夫离开了乐队(后来因病早逝),麦卡特尼成了贝斯手。托尼·谢里登、德卡唱片公司、洞穴俱乐部、第一张唱片、布赖恩·爱泼斯坦、乔治·马丁、林戈·斯塔尔取代皮特·贝斯特,以及第一首单曲《Love Me Do》于1963年10月引发的轰动。几个月后,“甲壳虫狂热”掀起了,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许多人当时打赌,在充满尖叫声的巡回演出、街头追星、歌迷疯狂、电影制作和数以百万计的唱片销售过去之后,这股热潮将会退去,甲壳虫乐队也将失去其影响力和主导地位。这肯定是历史上最错误的预言之一。

麦卡特尼与列侬成为现代最受认可和最成功的歌曲创作二人组。他们的创作成了风靡全球的热门歌曲。他们以当时的流行话题为灵感写歌,但与此同时,这些歌曲几乎立即成为流行乐坛的风向标。

乐队解散

压力、毒品、疲惫、新恋情、列侬的惰性和与苹果唱片公司的合作失败,眼看就要毁掉这个乐队。直到那些年,乐队的艺术指导一直由列侬和麦卡特尼担当,而乐队的发展势头则由列侬和他的决心支撑。当麦卡特尼看到甲壳虫乐队滑向分崩离析之时,他接过了“缰绳”。他鼓励其他成员,提出新的想法,制定新的计划,并把它们引入工作室。他的领导风格变得有些专横。先是斯塔尔,然后是哈里森,最后是列侬。乐队成员一个接一个退出,尽管他们后来后悔了。结局就快要出现了。完成“最后一击”的是“完美的反派”:艾伦·克莱因。他取代爱泼斯坦成为乐队的经纪人。列侬与克莱因走得很近。除了麦卡特尼之外,其他成员都与克莱因签了约。许多人将甲壳虫乐队的解散归咎于小野洋子,但克莱因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鉴于甲壳虫乐队的解散已成定局,麦卡特尼甚至违背了几人的约定,急忙宣布了解散的消息。他当时正在推出首张个人专辑《麦卡特尼》。宣布乐队解散的消息对个人专辑是一个很好的推广。但这对他与其他成员的关系造成了致命伤害。哈里森指责他蔑视其他成员。斯塔尔与另外两个人关系更亲近,但他一直与麦卡特尼保持着联系。列侬则利用每一次接受采访和公开露面的机会与麦卡特尼打嘴仗,甚至还写了一首公然羞辱他的歌:《How Do You Sleep》。

成为“叛徒”

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时代情绪和对时局解读的变化,许多人认为,麦卡特尼是写出过伟大情歌的甲壳虫乐队成员,也是组织者和暴君,以及通过宣布乐队解散来宣传个人专辑的“叛徒”。他本人对此并没有太在意。又或许只是掩饰了自己的“内伤”。实际上,他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而这些看法很多都是贬低性的。列侬的公开攻击伤害了他,而过往的不睦转化为与哈里森的疏远。但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继续前行。他并不满足于到达一个没有人到达过的高度:列侬曾说甲壳虫乐队比耶稣更有名,这似乎是真的;斯塔尔曾说只有甲壳虫乐队和登月的宇航员知道到达别人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是什么感觉,这似乎也是真的。麦卡特尼后来一直在工作、写歌、录音和公开表演。他并没有靠回忆生活。他的演唱会总是令人眼花缭乱。这位80岁的老人仍能以无与伦比的经典曲目吸引人们的长时间关注。

几十年中,麦卡特尼可能是唯一被憎恨的甲壳虫乐队成员。但他一直挺立着,不断前行,保持露面,尝试新鲜事物,始终着眼未来。

美国记者罗布·谢菲尔德坚持认为,麦卡特尼是甲壳虫乐队中最能代表“甲壳虫精神”的那一个。如果你喜欢麦卡特尼,你就会喜欢甲壳虫乐队。

摆脱阴影

在与英国女演员简·阿舍分手后,麦卡特尼于1969年与琳达·伊斯特曼结婚。麦卡特尼似乎曾拥有一切:青春、名气、声望、金钱、美满的家庭,以及让他感到满足和充实的事业。然而,甲壳虫乐队解散后,他陷入了深深的抑郁状态。伊斯特曼非常支持他,并给了他前进的动力。

伊斯特曼让他明白,除了甲壳虫乐队,生活还有其他内容。在那12个月里,她从令人羡慕地嫁给一个站在世界之巅的年轻明星转变为和一个感情受伤、事业遇挫的男人朝夕相对。事实证明,她能够应付这种情况。麦卡特尼曾公开坦言:“琳达帮助了我,也拯救了我。”

他们采取的第一个措施是远离甲壳虫乐队热潮的回声,远离城市生活,远离追星族和索要签名的人群。

乐队解散之后的最初几年,也是麦卡特尼进行探索和逃离的一段时间。这种探索转化成了比公众认为他们记得的甲壳虫音乐更脱离传统的作品,并帮助他摆脱了以前乐队的巨大影子。

“羽翼”丰满

麦卡特尼有意组建一个新乐队。妻子伊斯特曼提醒他,甲壳虫乐队在刚起步的时候也并不为人所知,成功靠的是他们的热情和才华。

5月13日,79岁的保罗·麦卡特尼在演唱会上献唱。(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

5月13日,79岁的保罗·麦卡特尼在演唱会上献唱。(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

在梦中,他得到了这个新乐队的名字:羽翼。接下来的决定更具争议性。他让对音乐一窍不通的伊斯特曼作为键盘手。她一开始是抗拒的,但他说服了她。麦卡特尼是个糟糕的老师,他缺乏耐心。伊斯特曼几乎全靠自学。

后来,伊斯特曼在乐队中的位置引起了争议。人们说她的键盘技巧为零,而且与乐队整体格格不入。事实确实如此。

但不要低估麦卡特尼作为贝斯手或吉他手的能力,更不用说他作为歌手的天赋和他对和声的灵感。这些让他具备了某种“超能力”。

羽翼乐队逐渐获得了认可,并成为能在体育场举行大型演唱会的乐队。

后来,在流行音乐的爆炸式发展中,随着模式的不断转变,麦卡特尼又凭借歌曲《Pipes of Peace》再次获得成功。他从未停止前行。他不断地尝试、调整、创作,始终充满激情地活在音乐世界中。2005年,麦卡特尼在一次向国际空间站转播的音乐会上献唱,国际空间站上的一名美国宇航员和一名俄罗斯宇航员成了他的观众。

麦卡特尼80岁了。风暴、争议和比较都过去了。留下的是他的经典歌曲,以及他给我们曾经带来和继续带来的快乐。

posted @ 22-08-01 08:45  作者:admin  阅读量:

爱购彩平台,爱购彩官网,爱购彩网址,爱购彩下载,爱购彩app,爱购彩开户,爱购彩投注,爱购彩购彩,爱购彩注册,爱购彩登录,爱购彩邀请码,爱购彩技巧,爱购彩手机版,爱购彩靠谱吗,爱购彩走势图,爱购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爱购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